88歲還在看診!醫師攝影家黃伯驥:健康是「多走路,少計較」

木之本最愛下雨天 2019/07/18 檢舉 我要评论

88歲的小兒科醫師黃伯驥,至今每週仍有2天上午,從家中步行到1公里外的博仁綜合醫院,為小病患看診。跟同一輩人相比,許多早已凋零離世,而他近90高齡,腳力和腦力仍屬穩健,如何辦到?他想了想,答案令人意外,「都是攝影賜給我的啦。」

當醫師是主業,而他還有另一個更知名的身分──攝影家,半世紀以來拍照熱情不減。但黃伯驥還記得,多年前拿到相機的第一個感覺,卻是「好心痛」。

在民國50年代,物價還未飆漲,他回想,政府首長一個月的薪水約3、4千元,而自己每個月收入僅1千多元,聽到朋友要去日本,隨口託買一台「舶來品」照相機,想不到對方帶回的是頂級單眼相機「NIKON F Photomic」,要價超過萬元,起初衝著「這麼貴不能浪費」,卻彷彿不解之緣,一拍照就是一輩子。

紀實攝影風格,關懷大時代裡的小人物

30出頭的年紀,他剛在臺北松山開設「黃小兒科診所」,利用零碎工作空檔,買書自修,鑽研攝影技術和光學原理,把自家浴室改造成暗房,又利用清晨和午休出門拍照,徒步騎著單車找尋「 決定性的瞬間」──這原本是由法國攝影大師布列松提出的概念,代表把握事件的重點,並「紀實」呈現,也是他深信不疑的攝影精神。

讓人心動的一定是好照片。」即使拍照是業餘的興趣,他還是卯足了勁,拍下許多為人熟知的作品。在初試身手短短5年內,囊括國內外各大小攝影獎項,陸續獲得攝影學會的碩學和博學會士榮銜,並開始擔任學術委員,負起評審及傳承的工作。

黃伯驥常掛著溫文的微笑,唯有攝影時,表情會變得嚴肅而專注,在他鏡頭下,庶民的日常百態,忽然就鮮活了起來──是礦工混和著汗滴泥沙的背影,是說書人也為自己的故事而激動,是育幼院童飯前的虔心祈禱……,他不刻意迴避現實的苦,也不渲染煽情,而是盡力求真,讓影像透出生命的光芒。

↑黃伯驥最喜愛的一張照片,1967年於義光育幼院拍攝,食物雖簡單,但每一名孤兒虔誠祈禱,養成感恩與惜福習慣。(黃伯驥提供)

他強調,「 要努力走,不走就沒有題材。」攝影足跡如同臺北行腳,踏遍南機場、萬華、三重、士林、南港、關渡、三峽一帶,照見社會底層的人群臉上有風霜,也有溫暖與善良;早期的內湖區,遍佈磚仔窯和鐵工廠,馬路正要開始拓寬,國宅一棟棟蓋起來,每一次按下快門,都是歷史的見證。

國內著名攝影家張照堂於攝影史料書《影像的追尋》中,曾收錄黃伯驥1965年拍攝的照片〈劍俠〉,孩童手持樹枝的遊戲,奇趣地和高處電影海報對映。他如此觀察這位醫師攝影家的作品,「 在物資缺乏、克難的年代,有一種關愛、堅毅與幽默的力量。

↑1965年於三重埔拍攝,當時劍俠等時代劇大受歡迎,小孩子也模仿紅極一時的日本明星。(黃伯驥提供)

動盪時局裡的少年歲月,3種語言並行

黃伯驥獨到的畫面美感,從小即展現長才,他出身自屏東東港地方望族,幼時跟著祖父和父親學習漢文和書法,一拿到畫筆就欲罷不能,美術老師連連稱讚他的作品超乎水準。這是身處在動盪不安的時局裡,難以忘懷的快樂歲月。

因父親經商,在他9歲時舉家搬遷到南京,同年母親卻因病離世,排行老大的他,開始培養獨立的性格。看到舊照片時,還是不禁喃喃地說,「到我這個年紀了,還是很懷念母親。」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