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養老,老兩口被活生生分離,老伴淚流滿面:今生不能見了

小乔是姐姐 2019/07/25 檢舉 我要评论

人的一生都會經歷一些難忘的經歷或場景,因它特別的含義撥動情感,深深地植入心底,即使多年以後也難以忘懷。

五年前,我去鄉下探望叔叔返程,坐在候車室百無聊賴等車時,眼睛被旁邊一對老人吸引。

他們面對面坐著,四隻手緊緊握在一起,四目凝望,但一句話也不說。

兩位老人頭髮花白,滿臉皺眉紋。

大廳裡響起開始檢票的播報時,老人用力握了握老太太的手,老太太渾濁的眼裡滾下一滴滴淚水,絕望而緊張,握在一起的手更緊了。

 

 

老人用力抽出滿是青筋的枯槁老手,拎起地上的黑包,輕聲說「回吧」,邊一步一回頭地往檢票口走去。老太太被欄桿擋在外頭,一隻手用袖口擦著眼睛,泣不成聲地吐出兩個字「保重!」

老人是被列車員推著,最後一個登上列車。

我在兩節車廂的中間遠遠望著老人。

只見他找到座位後,從黑包裡掏出煙包,是那種舊式的小煙袋,剛點燃,就被乘務員告之「吸煙要到門口」。

於是,老人走出來,蹲在犄角一口口地吸著。

我主動上前搭訕。

彷彿終於找到出口,沒等我多問,老人緩緩道出事情原委。

 

我是去南方的兒子家。這一去,再也會不來了,再也看不到老伴了。

老伴今年75歲,比我大三歲,身體不好,有腰間盤突出,還要滑膜炎,都是年輕時幹過累的。我們有一兒一女,女兒在東北,兒子在西南,只有過年才能回家。這幾年,我們年歲大了,經常有病,老伴的腰脫做手術也沒見好,我又有高血壓。

上個月,經常咳嗽不見好的老伴被查出肺結核,大夫說,這病不僅要常年吃藥,還得靠養,吃好喝好,不能累著。本來我不想給孩子們添麻煩,可這身體不爭氣啊。

女兒要把老伴接過去照料,又不放心我一個人在家。兒子來電話說讓我去他家。他們兄妹說,這是最好的安排,可對我們來說,沒有比這更糟糕的了。

我們老了,我這腰時常酸疼,躺在熱炕上能舒服點,明顯感覺一年不如一年了。兒女相隔幾千里,老伴的病一時半時也好不了,怎麼經得起顛簸去探望?所以啊,這一別就成了永別了。

我聽得難受,說,其實可以有其他辦法,比如,你跟老伴一起去女兒家,兒子可以出錢。或者,他們共同出錢,雇保姆在家照顧你們,這樣不是更好?

老人嘆氣,兩個孩子都是打工的,條件都不寬裕,孫子大了,兒子還愁沒錢買房。女兒家房子小,老伴過去,只能在小客廳加張床,實在放不下兩個人。

唉,人老了,就是累贅,不能給兒女幫忙,還增加他們的負擔,拖累他們啊。

沒法再聽老人說話,轉過頭,我的眼淚就下來了。

 

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生離死別。死別,是老天掌握,無法逆轉,而生離,包含多少就撕心裂肺的無奈?這樣活生生的分離,作為兒女,不知道父母的心有多痛嗎?

父母一生幾十年相濡以沫,遭遇多少坎坷,歷經多少風雨,他們的生命已經不是獨立的個體,是已融入彼此、是血中血、肉中肉,不可分割的生命整體。如今風燭殘年,失去自主生活能力,只能聽任子女安排,可在最最需要彼此陪伴與攙扶的暮年,被硬生生分離,這已不僅僅是肉體的剝離,更是情感傷害,那對兒女,就沒考慮過嗎?!

人是情感動物,尤其晚年,在物質需求銳減的情況下,精神需求尤為突出,晚年對伴侶的依賴成了羸弱生命的重要支撐。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